投资圈的江湖派别,你是南派还是北派?-财经-澳门威尼斯人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投资圈的江湖派别,你是南派还是北派?

2018-04-12

投资圈的江湖派别,你是南派还是北派?

2018-04-10 08:05来源:GPLPO2O/基金

原标题:投资圈的江湖派别,你是南派还是北派?

文 | 墨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投资圈的江湖当中,投资圈的南派与北派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据说,十年前的投资圈,曾有南帝靳海涛,北丐熊晓鸽。

如今,江湖排名座次何在?GPLP君不想考究,GPLP君只是今天想探讨一下投资圈的南派与北派。

南派与北派的界限到底怎么划分,GPLP君无从考究,只是,在如今的投资圈里,大家天然的以为北派就是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投资人和以深圳为代表的南方投资人……

北派与南派:“洋气”和“土气”

如果仅从感官上进行评价的话,北方的投资人多半洋气一些。

当然也难怪,毕竟北方投资人多是美元基金出身,海龟背景,不是华尔街投行就是硅谷创业回国转投资,一副高大上的样子。

这些人工作上扎堆北京的CBD,出门五星级酒店,每次跟你交谈,偶尔会掺杂一些英文单词,有时候难免让一些土鳖创业者略带尴尬,“成绩差,有些英文单词是真的不懂。”

生活上他们也非常西式,穿着打扮上平时西装革履,平时则喜好T恤配牛仔裤,周末或者假期则喊三、五位圈子好友一起打德州扑克,时不时在朋友圈晒一晒在南加州海岸的风景或者在日本滑雪的照片。

让很多创业者及土气的人民币基金好生羡慕,这才叫生活。

相反,南派的投资人多半土气一些,曾经号称“土狼”,当然,好听一点是接地气,难听一点就是土包子。

不过,人民币基金也正是在这些土狼的激烈竞争当中逐步壮大,然后才有了如今全民PE的局面。

由于中国的风投是泊来品,因此,中国此前是没有专业做风险投资的投资人的,比如深圳的多数投资机构之前多是老牌券商机构出身,投行转投资的占多数,或者是因缘际会之下,很多人接触到了风投,因此大部分的风投工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或者拿投行做标杆,因此,这些人工作中多半延续此前在投行的风格,以一套深色西装示人,平时工作日,最容易在茶室中碰到他们,煮茶论英雄。

在生活当中,比如运动,他们更喜欢户外马拉松而非健身房,当然这一部分归功于南方没有严重的雾霾。

在种种因素之下,南北方投资人在投资理念上也有着显著差别。

比如,很多时候,对一个相同的项目,南方投资人不明白为何北方的投资人对于一个非盈利企业估值那么高,北方投资人则笑南方投资人不懂互联网。

让GPLP君印象深刻的是,某次深圳的一个基金就向GPLP君吐槽,现在投资市场都被美元基金的投资人搅浑了。“他们在不断推高项目估值,很多项目到了C轮、D轮都还没有确定的盈利模式,这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助长了创业圈的泡沫。”该人民币基金投资人抱怨道。

实际上,红杉资本、IDG资本、经纬中国等为代表的投资机构总部都设立在北京,延续着大洋彼岸的美国投资基金的风格,重点关注TMT领域,甘于冒风险。而深创投、达晨创投、同创伟业、基石资本等位于深圳的投资机构兴盛于创业板开启前后,对于新材料、新能源、环保、消费等相对传统领域更驾轻就熟。

不光是机构之间差异巨大,同一个基金的北方办公室与南方办公室也充满了争议——GPLP君的一个朋友是典型的南方人,他就经常与北方的同时争论项目,朋友抱怨说,怎么项目这么贵,又没有盈利,让他们尽快盈利才能投资。而北方办公室的负责人则觉得南方同事不懂投资,腾讯、阿里怎么诞生的,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盈利的,相比于未来的发展,这些高速成长的项目一点都不贵,而且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来的份额,你不投拉倒。

双方在投委会上争执了起来。

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项目被无限期搁置。

据GPLP君的朋友透露,因为这种争议,他们在2017年曾经有数个项目因角度不同而放弃,这影响了团队节奏。

投资理念的差异不仅表现在估值上,甚至对行业理解也完全不同——传统行业,北方团队会认为没有增长空间,行业天花板有限,不能形成独角兽给给投资人带来巨大的利益,南方团队则认为是标准的未来上市公司,盈利模式清晰,估值相对合理,坚决主张投资。

双方经常在各自的电话会议上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当面也会争执起来,好不热闹。

当然谁也没有错,硬币总会有两面。

独角兽可能会给投资人带来巨大回报,但也有可能血本无归,投中独角兽的概率总是小的,除非是一场如摩拜般的资本游戏。

简而言之,摩拜就是一场典型的美元基金的盛宴。

摩拜之前,君不见当年的团购大战及万人迷——O2O。

2014年O2O正处于风口之时,北派投资机构最为激进,各路O2O大神轮番登场,外卖O2O、洗车O2O、停车O2O等产品,有了大把资金作为后盾,这些创业公司开始疯狂的补贴,1元洗车,1元上门按摩的例子在市场上屡见不鲜,当时GPLP君和南派A投资人聊到此现象时,该投资人对于补贴游戏嗤之以鼻,“这里面有多少是资本驱动的伪需求,当撤销补贴时,就能知道谁在裸泳。”在该投资人看来,资金利用率太低,风险太大。

事实上,2016年的资本寒冬死的最多的也是O2O创业公司,因为公司尚未形成盈利,之前依靠的资金已经用完,融不到下一轮资金的公司只得接受资金断流、破产清算的命运。

于是,此前说非O2O不投的机构开始将之前投资的一些O2O项目列入不可收回投资名单,据说损失惨重,南派则逃过了O2O一劫。

南派看似取得了暂时胜利,北派损失惨重,但是不可否认,南派没有一个投中BAT+TMD,几乎全军覆没。

看来投资就是一个此起彼伏的游戏。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 ,近年,伴随着双方的不断融合,南北差异逐步减少,北派也可以做人民币基金,南派也开始握拥美元,伴随着互联网开始走进人们的生活,南派投资人再也不惧怕互联网,只是步伐稍微有点慢,如今的互联网江湖还是美元的天下。

南派与北派的本质差别:资本定价权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然界也是如此,人的审美取向多半来自大自然的精密安排。”

——黑格尔

爱恨因果之间,自然界如此,人类如此,投资人更是如此。

看似南派与水派水火不容,差异巨大,实质上,二者也是因为资本定价权的不同而导致了投资理念的不同。

一句话,在GPLP君看来,南北投资机构最根本差异在于各自的退出市场不同。

据有据可查的历史资料显示,中国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名为“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1985年9月,以国家科委和中国人民银行为依托,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了我国第一家官方性的风险投资公司,注册资本金2700万元。通过投资、贷款、租赁、财务担保和咨询等方式为高新技术风险企业的发展提供支持,只是运行了不到一年,1998年6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责令其停业关闭。

1989年6月,经国务院、外经贸部批准,由香港招商局集团、国家科委和国防科工委联合发起成立“中国科招高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负责国家高技术计划(863、火炬等)成果的产业化投资,同时也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创业投资公司。

此外,包括南山基金、淄博基金、江苏省高新技术投资公司也都是1991年到1997年这一阶段成立的;

1992年,美国太平洋技术风险投资基金在中国设立,这是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投资设立的中国第一个风险投资基金,与国家科委联合管理。

后来我们所知道的南派机构的代表深创投就是在这一期间,1999年成立于深圳——资料显示,在深圳市国资委的支持下,深创投于1999年作为一支国资背景创投机构在深圳成立。

据说,这一段时间成立的基金多达52只,大半是冲着当时的中小板的而来,直到十年之后,创业板才正式开闸,然而,这些公司都没有坚持到那一天。

显然,A股为人民币基金的主要退出渠道,但因为A股资本市场对于上市公司有盈利门槛的要求,同时LP多为高净值个人,投资周期也一般为5+2年,在此条件限制之下,南派只能更多投资于传统行业成长、成熟项目,先谋求生存,然后求发展。

LP及退出渠道得影响下,南派得投资思路及估值逻辑也开始自成体系——那就是基于利润的估值体系,一般采用PE市盈率估值方法。

而美元基金则完全不同。

可以说,中国的风险投资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

当1996年张朝阳凭借自己的执着和对国外互联网公司的简单模仿融来的18.5万美元来到中国创办谁都听不懂的互联网公司时,人们明白了商业计划书可以换来创业资金的简单道理。

随后,1997年8月,四通利方获得国际风险投资650万美元的投资。

1997年12月,风险投资基金E.M.Warburg Pincus、ChingInvest和Fidelity向亚信作出18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而引爆美元基金在中国的风潮的则是中华网——1999年7月14日,中华网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成功,首次公募9600万美元,风险投资可以成功退出套现,中华网的上市及退出让整个风险投资圈开始沸腾。

于是,1999年下半年开始,大批的海归及大批的美元基金开始在中国创立了成千上万的网络公司。

当然,这也形成了美元基金退出的传统——通过VIE架构在美股退出,比如众所周知的纳斯达克,因为在美股对于盈利并没有太多要求,反而更在意行业的龙头地位,比如Google、Facebook、Amazon 在上市后很长一段时间并不盈利。

这天然适合互联网项目上市及退出。

因此,这也天然形成了北派的估值体系是基于未来行业前景的估值体系,在这一估值下,美元基金通常以新一轮被投企业估值对其进行账面调整,因此他们更在意投资的项目是否能不断有接盘侠接盘。

由此,GPLP君终于明白,南方投资人低调,北方投资人高调的背后秘密不仅仅是性格使然,更多时估值体系的不同。

可谓“生而不同”——北派投资人更多投资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项目,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但是短期无法盈利,需要靠一轮轮融资能维持,投资机构也需要靠一轮轮融资来让LP看到账面投资收益。因此当投资人开始大力在朋友圈宣传项目时,很多时候说明这个项目开始下一轮融资了。

南派投资人看中利润,多半投资的行业为新能源、新环保、新材料、集成电路等行业,很多时候在投资时就已经有一定盈利,往往不需要像互联网项目一样融到F轮后面还有F1、F2轮,而是一轮、两轮完成就结束战斗,拿着资料报IPO去了,比如刚刚过会的宁德时代。

投资风格决定了二者的视角不同——比如同是新能源项目,北方投资人热衷于新能源汽车,南方投资人则更看中新能源供应商的机会。

不过由于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新零售机会,过去专注于传统消费品牌的南派投资人和专注于线上电商平台的北派投资人在同一项目撞见的次数越来越多。

一句话,“殊途同归”,投资,还是要为LP创造回报的,否则一切免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